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和90后的MM开房,犹如梦境

  我是一家小公司的负责人,公司人不多,而且年龄差距也不大,最大的24岁,最小的16岁,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爱好,就是泡妞,私下都约定如果谁把到MM就要带到公司来玩,并让MM带上他的朋友。(这里为什么要带上朋友就不需要我来解释吧,)小伟,刚来公司不久,年纪最小的也是他,工作比较敬业,为人也比较老实,可能是刚参加工作装的吧。私下告诉大家个事,当初他来公司面试决定用他的人是我,不嫌弃他年纪小无工作经验,也不忌讳他什么学历,因为我们公司比较特殊,不管是谁到公司都是从0开始,说穿了只要你是个人,能写几个字,有上进心就行,而我决定用他的原因是他长的帅。(本狼不是玻璃,对他也没兴趣,偶是猜想他既然长的帅,肯定有不少异性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就,嘿嘿)自认为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可惜不是那么回事,都两个月了,影都没个,好歹工作上没给我们添麻烦,才暗地安慰自己,算了吧,小伟做事扎实,毕竟是来工作的,看开点。
  某天,大概是下午一两点的时候,有两个小美女来到我们公司,她们走进门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想,以她们这年纪应该不是业务上的事情,肯定是来找人的,我冲满淫笑的走过去,哦不是写错,是微笑,向其中一位MM说,你们有什么事吗?那MM腼腆的回应,我们是来找小伟的,哦,小伟他不在。你知道他去那了吗?另一MM向我问道,有个客户那有点小问题,派小伟出去解决了。你们先坐会,可能马上就回来了。我边说边示意她们在会客厅坐。恩,那好吧,麻烦你了,MM说。她俩坐下,我倒了茶给她们,然后回到办公桌上去了。我觉得我特坏,因为小伟出去不是一时半会能回来的,我是想把她俩留下坐会,就算没什么发展饱饱眼福聊聊天总没错吧。从他们进来我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们,看样子90年代出生,年纪不大,发育很成熟,该凸的凸,该圆的圆,该翘的翘,胸部嘛不是那种波霸型的,我就用我的手来衡量,估计一把抓下去,五指张开刚好一把,不多不少。看他们嘀咕些什么,好象是要离去的样子,这可不行,偶还没看够,偶走过去故意说,这小伟怎么搞的还不回来,她们说,也许有事耽搁了吧,要不我们先走了,就不等他了,我说,坐会吧,也许很快就来了,现在走天气很热,我这也没什么事不必担心会给我们添麻烦,有个MM朝外看了看炎热的天气,说,那谢谢你了,我们再等他会。我心理窃喜,等吧,最好是等的老子把你放倒在床。我故做君子的问道,两位怎么称呼?,我姓许,就叫我琴儿吧,她叫马丽,你可以叫她名字也可以叫她小丽,琴儿,小丽,让人听名字都充满性幻想。我叫周雨,可以叫我哥哥,也可以叫我名字,闲我老就叫我叔叔。你才多大啊叫你叔叔,顶多大我们三四岁,马丽笑着说道。三四岁有做叔叔的本钱拉。琴儿忍不住了,撅着嘴说:瞧你,还没到那年龄呢,就开始椅老卖老拉。我们好多朋友找的男朋友都是你这年龄的,我说为什么呀,她说,有经验,让人感觉有安全感。我不知道他所指的经验是不是关于床上工夫,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期间我们聊了很多,并相互留下了QQ号和手机号,我知道她们读大一,和小伟以前是高中的同班同学,来的目的是来问小伟为什么不上学了,那个叫琴儿的一直喜欢小伟,小伟也知道,但是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普通,甚至没拉过手,我都骂小伟,你他妈的长那东西没,真没出息,小伟给我的回应竟是:没兴趣。我虽有她们的QQ号,可过了半个月她们的QQ头像一直是暗淡的,美女们似乎不常上网,好几次我都想打电话过去,可一想,不能打,没找到好的理由去给一个不太熟的MM打电话是很容易暴露狼的面目地某日,我正在绘图,电脑屏幕右下方一非主流的QQ图标闪动。激动,是她,琴儿。她发来消息说,喂,在干嘛呢,忙吗?我回复,忙,忙着看电影,她回“……”,她说,我找你有点事,希望你能帮忙。我回,你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触犯法律,我尽力而为。她原来是放暑假了,想到我这来打暑假工,可以不要工资,目的肯定是为了小伟。我很了解``又有免费劳动力,又能天天看到美女何乐不为?我豪爽的答应了。在我答应她的第二天就来报道了,我安排另一女同事带她。小伟看到她很诧异,冷冷的说,你怎么来了?琴说,我是来看你的,怎么不欢迎吗?,小伟;表情不变依然冷冷的说,噢,随便你。我忙解围,欢迎,欢迎,美女共事,那有不欢迎的。顺势我叫另一为同事带她离开了,我怕小伟个傻B气走琴儿。过了两三天,小伟不太愿意搭理她,这几天他们俩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我看情况不秒,在这样下去,美女是要被气走地```于是,我就告诉琴儿,我乐意帮她,晚上一起吃晚饭,给他们制造机会,琴儿很是感激的说谢谢。当然,本狼不是好人,帮她也是个目的,因为晚上我估计他会带马丽来,而我就可以,我是小伟的上司我的话他不可能不听,所以晚上就乖乖的跟我去赴琴儿。我俩一进门,琴儿就向我招手,旁边还坐了个人,肯定是马丽拉,呵呵这回没失算。我关切的问,点菜了吗?还没呢,等你们来一起点,琴儿笑着说。期间就我和马丽有说有笑,他们一直沉默,时不时来个勉强的表情回应下我们的话题。说实话这个气氛我很尴尬。马丽的电话突然响了,好象是她朋友找她有点急事,她打了个招呼匆匆离去。我一阵失落,妈的,又没戏。面对尴尬的气氛,我正要离去,小伟站了起来,我吃饱了,有事就先走了。琴儿似乎要爆发,但又冷静的说,不能多陪陪我吗?小伟还是说:我有事,便离去。剩下我和琴儿,她呆呆的望着窗外,叫来了服务员,要了瓶红酒。酒这东西我狠它,因为每次应酬它总是要把我放倒,今天觉得它特别可爱,极有可能把眼前这位MM放倒,服务员开瓶后,放下酒杯离去,惊讶的一幕出现在我眼前,琴儿正拿整瓶酒往肚里倒,这世界太疯狂老```.她喝了大概四分之3的时候,我虚伪的夺下他酒瓶,虚伪的说道,你疯了吗,这样伤害自己。她回应:你别管我,让我喝。说完便趴在桌上大哭起来,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也许是酒精发作了,看样子,她是醉了,我扶她起来,问,你家在那,我送你回去,她没理我,估计是不想家里人看到她这副摸样,与是我把她背上了我的肩,手提这她大腿感觉皮肤好滑,她的双峰顶着我的背,让我想如非非,我背着她到服务台,要了个房,房号5252,靠,连房都开的那么有意思``来到房间,把她放在了床上,关好门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