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给妈讲了故事后??? [1/2]-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聊一阵子,我和妈妈搂在相互抚摩着说起了夫妻床头悄悄话。
我说:“妈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吧。”靠在了我的肩头,听我说我就讲:一天,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白
兔跑在大森林里,结果迷路了。这时它看到一只小黑兔,便跑去问:“小黑兔哥
哥,小黑兔哥哥,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
小黑兔问:“你想知道吗?”
小白兔说:“想。”

小黑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小白兔没法子,只好让小黑兔舒服舒服。
小黑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
跑着跑着,小白兔又迷路了,结果碰上一只小灰兔。
小白兔便跑去问:小灰兔哥哥,小灰兔哥哥,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怎样才
能走出大森林呀?“
小灰兔问:“你想知道吗?”
小白兔说:“想。”

小灰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小白兔没法子,只好让小灰兔也舒服舒服。
小灰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又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
跑。

于是,小白兔终于走出了大森林。这时,小白兔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时候,我问妈妈“你猜猜,小白兔生了一窝什么颜色的小兔兔?”
“什么颜色呀?”
“你想知道吗?”
“想。”

“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
妈妈在我怀里扑哧乐了:“小色鬼!”妈妈咬着我的肩膀说。
“妈,咱们娘俩调情啊?!”我把妈妈搂在被子里,小声问道。
“你会调情吗?”妈妈笑着问“不会,妈,你教儿子调情吧!”
妈妈笑了,白了我一眼:“哪有当妈妈被儿子骑上了身子,还在床上教儿子
调情的”

“好妈妈,儿子的好妈妈,”我撒娇“怕你了!”妈妈用手指点了我额头一
下,然后又靠在了我的肩头。

(请想一下,一个漂亮、妩媚的骚妈妈,光着身子被儿子搂在被窝里,刚刚
才和儿子“办完事”,在现又得和儿子在被窝里搂着调情!爽不爽!)
“妈,儿子想问几个事”我一脸坏主意“说吧,你肯定没好事说!”妈妈白
了我一眼。

“妈,你是不是每个月15号来例假啊?”
妈妈在我怀里扑哧乐了:“小坏蛋!这种事你都问出口!你怎么知道妈每个
月那个时候来事啊!”

我亲了一口妈妈,说道:“每个月你来例假的时候,不都是把卫生巾丢在卫
生间里面吗,每一次我都会记住你的生理日,还有啊,我每一次都对着妈妈带着
血的卫生巾打手枪的!”

“你好坏!”妈妈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妈,以后你来例假的时候,儿子给你买卫生巾,好不好? 我轻轻地咬着
妈妈的鼻子。

“行啊,不过,你知道妈喜欢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吗?”妈妈调皮地说。
“知道!妈妈喜欢用”护舒宝“的,对吧!”我很得意“是啊,妈一直都在
用”护舒宝“,它特别的软,记得啊,小坏蛋:以后妈每次来事,你可一定要给
妈买卫生巾啊!”

“儿子一定记住!”我开始亲妈妈了。
呀!妈,坏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忽然紧张起来。
“怎么了!什么事让我们的大律师这么紧张?”妈妈将身体靠在我的胸口,
轻轻地咬着我的肌肤。

“妈,刚才太性急了,我忘记戴安全套了!你会不会……”我真的好后悔没
有用安全套就骑上了妈妈的身体。

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可是嘴角边的微笑出卖了她真正的想法:“就知道下
面硬了就要妈,要完了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事!你们男人啊,全是这个德性!”
“妈,是儿子不好,儿子不该那么性急,儿子再想妈,也应当戴安全套的,B要是怀上了,也没事!”我一边给妈妈道歉,一边右手在被窝
里来回地揉搓着妈妈那丰满的大屁股。

妈妈白了我一眼,扑哧一下笑了:“瞧把你吓得那样”说完,用手捋了捋耳
边的发丝。“你洗澡的时候,妈已经吃了避孕药了,没事的!”
说着妈妈从床头柜子里,拿出一盒“妇房爽”,递给我看,“妇房爽”是一
种新出的妇女用安全避孕药,(盒上标注的是哈尔滨爱特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
2005年XX月XX日生产,有效日期到2007年02月17日),说明上
说:女性在同房前三十分钟服用,三十分钟后起效,一次服药的有效期为六个小
时。其中的两个药已经没有了,八成是妈妈吃了。

“妈,那这盒避孕药……”我有点不明白这盒避孕药的来历了。
“噢,是妈的一个女同事,她关系跟妈挺好的,她老公在药厂当会计,是她
送给妈的,说是新药,她和她老公房事的时候用,挺好使的,偷偷给妈拿来一盒,
外面药店卖还二十多块,她还以为我跟你爸还那个哪!”
“放心了吧?!看刚才把你吓得那样”妈妈在我怀里笑着说。
“妈,以后咱们母子俩上床办事,你都吃这个吧!”我说。

“行啊,不过,今天妈吃这个避孕药,是因为咱家的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
你知道的,你爸好长时间都不回家一趟,回了家,晚上也像死猪似的,根本不理
我。咱家那些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都没有用过,你今天不那么猴急,妈都想下
楼去买一盒避孕套了,谁知你那么性急”
“妈,你喜欢我用安全套啊?”我的双手开始抚摸妈妈的小蛮腰的,好光滑
的皮肤啊!

“嗯,你们男的戴避孕套做爱的时间会长的,而且,避孕套进入妈的身体后,
我会有一种充实感!哎呀,你轻点摸!”
“妈,明天把那些过了期的安全套全都扔了,然后咱们去买新的用,儿子保
证让它一个都不过期的全用完,好不好?”
“死样!”妈妈的小蛮腰被我摸得痒痒了,一边想挣扎,一边还想让我把她
搂得更紧一点。

我看着这个光着身子,被我搂在被窝里的妈妈那羞涩而妩媚的样子,仔细看
着妈妈那白嫩的脸颊,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被我吻得红红的嘴唇,如瀑布般地
散开黑黑的长发,白皙的脖颈,光滑而雪白的肩膀。
“看什么哪”妈妈看我出神地欣赏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看你呗!看我漂亮的妈妈!”我深深地吻了吻妈妈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
“说真的,儿子,你说妈真的好看吗?”妈妈希望在我这听到她想得到的回
答。

“妈,我爱你!”看着她说话的样子,我不禁又亲了亲她。
“人家问你呢!妈真的好看吗?”
“好看,我的老婆!”我又在妈妈的耳边对她说“妈,你对于我来说,是最
漂亮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美丽的女人!”
妈妈听了,开心地笑了,用手锤打着我,“你好坏!你好坏!”
“对了,妈,你为什么管安全套叫避孕套呢?现在大家都叫它安全套!”我
总想问一些色色的问题。

妈妈被我搂在怀里,“妈年轻的时候,那时候还叫避孕套,当时用就是为了
避孕,哪像现在你们年轻人用还为了防性病什么的,没有你们那么开放。那时候,
有老公的,想和老公晚上亲热一下的,晚上上床的时候就让男的戴上,那时候还
都是单位发的,质量也不好,用着用着,有的时候就破了,妈那时候还有几个女
同事因为和老公房事的时候避孕套破了,怀孕的,后来还得单位开证明,到医院
做人工流产,多坑人!”
“噢,是这样啊!”我又长了见识!

“咱再买的时候,得买质量好的,回头不小心破了,妈怀孕了,可怎么去单
位开证明做人工流产啊!”妈妈嬉笑着说。

“证明好开,妈妈你是部门经理嘛,可证明怎么写啊?这么写:”孙丽琴与
其子上床办事期间,因避孕套质量不好,导致其母孙丽琴不幸中弹怀孕,特此证
明,由其子陪同,到你院做妇科做人工流产,望给予协助。‘呵~ 呵~ “说完,
我在妈妈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

我看了看墙上的表:晚上七点十分了。
我忙光着身体下床,打开了电视机,调到中央一台,《新闻联播》刚开始。
“别凉着!”妈妈见我不穿衣服就去开电视,怕我着凉。
“没事!”我低头调了一下声音。

“刚在床上整的满身是汗的,小心点!”还是妈妈好啊!
我忙往床上钻,但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我的头脑中,于是我站在了床边,没有
立即上床,而是双手叉腰,双脚分开,把下体的那个部位冲着床上正在看电视的
妈妈。

“妈,你看!”我用手撸动着大鸡巴。
大鸡巴刚刚“工作”过,现在正处在半硬半软的状态,我用手这么一步楞,
慢慢的在我手里开始变硬。
妈妈看着我在她的面前这么做,把被子撩开,示意让我进被子里。
我进了被子,妈妈被我一把抱在怀里,刚刚才硬起来的的鸡巴,直挺挺的顶
在妈妈身上。

妈妈一下子用左手抓住它,一来一回地开始撸动。
“你就不能让妈好好看会儿电视,又整的这么硬!”妈的眼睛盯着电视,手
却在一下不停的动着。

“妈,等一会看完电视,咱俩出动吃点饭吧,我有点饿了!”我说的可是真
的哟!
“刚在上床的时候,你怎么不饿?”妈妈边说,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
“这么大的体力活动,你让我怎么不饿。再说了,在床上把你喂饱了,下了
床,你怎么也让儿子好好补充一下啊!”
“死样,等看完新闻的,咱们娘俩出去吃。你别乱动了,妈让你舒服一会,
别射出来啊!”
“听妈的!”

就这样,妈妈被我搂在怀里,靠在我的肩头,在被子里轻轻地给我撸着鸡巴,
而我就陪着妈妈看新闻。

天气预报结束了,妈妈的手也不动了。
“乖,起来穿衣服,出去吃饭了”妈妈吻了我一下。
“那它怎么办?”我指着被子底下硬梆梆的大鸡巴。
“等回来吧!”妈妈起身,穿衣服了。
没办法,只好这样了!

这顿饭我吃得特别香(八成是在床上累的!)
出了饭店,我忽然想起避孕套的事。看旁边没有人,悄悄地跟妈妈说,“妈,
咱们去买几盒避孕套吧?”
“嗯,行,上哪买啊?”妈妈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四下看了看有没有人,
小声说道。

“跟我走吧”
于是,我跟妈妈打了一辆的是。
“俩位去哪?”司机问。

“西大直街,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走”我对司机说(我和妈妈不能在自己家
楼下的药店里买避孕套吧!?得走远一点!我记得在汉广街的居民区里,有一家
专卖这类东西的性保健品店。)

在车上,我悄悄地牵住了妈妈的手,妈妈看着我甜甜地笑了,没有反对,在
车上,我们母子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

到了性保健品店的门口,我让司机停下了车,车费一共花了二十二。付完车
费,我跟妈妈下了车,司机看了我们一眼,又看了看那家性保健品店,好像明白
了我们要去什么地方。一声不响地开走了车。

这家保健品店叫“爱妻鲜花保健品专卖店”,店面不是很大,在一楼,是从
楼房里开出来的门面。还在营业中,门口放着一张大大的牌子,上面用红字写着
:性保健品专卖,夫妻生活用品,男用‘延时神油’热卖中!!!
“妈”我笑着指着那块大的牌子,示意让她看。

其实她早就红着脸看到了那牌子上写的东西,“我还跟你一起进去吧?”她
问。她不好意思了!

“一起进去吧,这又不是什么犯罪,就是进去买点东西嘛!”
“好……好吧!”妈妈红着脸低着头,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
我和妈妈走进了店里。

店里面不是很大,也就是二十多米吧,看样子,原来是居民的住屋,后改成
现在这个样的,临街的窗子上是暗色的玻璃,在外面几乎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
一进屋,左右两面是柜台。

“要点什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正在柜台看《晨报》(哈尔滨的一种
报纸),见我们进来,抬头说道。
“随便看一看”我答道。

那个男的看到我身边还有一个女的,就不知声了,转身回身进了里屋,不一
会儿的功夫,从里屋出来一个三十岁的女的。
那女的长得挺好看,是笑着走出来的,“小老弟,要点什么?”大姐挺热情
的。

“随便看一看”我回答“没事,随便看一看吧,看上什么告诉大姐一声!”
“这位大姐和你是一起的吧”她指着妈妈。
“是,我们是一起的!”我忙抢着说道,妈妈的脸红红的,让外人一眼就看
出来了。

大姐在一边不说话了,用眼睛观察,看我们要什么。
我和妈妈在屋里走了圈,原来右面的柜台放的是避孕药啊、避孕套之类的东
西,品种挺多的,还有女用的避孕套(你听说过吗?)
左面的那个柜台,放在大多是男用的延时液、延时油;女用的增加敏感度的
快乐液、欢乐金宵之类的东西。还有各种各样的仿真的男女用性器具、性玩具。
我笑着指着那些东西让妈妈看,妈妈其实早就看到了,她红着脸用手打了我
胳膊几下,又紧紧地搂住了。

那位大姐把一切看在眼里,笑呵呵地说:“没事,别紧张,随便看看吧,我
们这东西挺全的!”
“安全套有吗?”

“有,要什么样的?要男用的,还是女用的?”大姐几步走到了右面的柜台,
拿出好几种。“这些是男用的,质量都不错,有带延时油的,做爱的时间长一点
;还有带螺纹的;带浮点的;带橡胶小毛刺的,质量都不错的”
“哪一种比较好?”面对盒子上各种花花绿绿的图案,我开始发热了。

大姐笑了“那就看你喜欢哪一种了?这几种买的人都挺多的”
“都怎么卖啊?”我说“带延时油的12;带螺纹的和带浮点的15;带橡
胶小毛刺的这种25”
我低着头犹豫着选哪一种更好,那位大姐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你应该问
问她,看她喜欢哪一种。”大姐微笑着指紧紧搂着我胳膊的妈妈说。
“喜欢哪一个?”我低头轻声问妈妈。

“你看着买吧!”妈妈看着柜台上各种各样的避孕套羞涩地说。
“没事的,这又没有别人,自己喜欢哪一种就指一下”大姐说对妈妈说。
“这个!”妈妈用手指了一下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安全套。

“这几种我全要了!再给多拿两盒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我说,(干脆全都
要了,回家一种一种的慢慢试呗!呵呵~~)
“女用的避孕套试过吗?也挺不错的!15块钱”大姐拿出一个小盒子,开
始热心地向我们推荐。

“这个怎么用啊?”我是第一次听说有女用的避孕套。
“就是平时用的那种男用避孕套大几号,放到女方的体内,这样的女用避孕
套比较薄,女方的感觉能舒服点。”(看来这位大姐好像用过这种女用避孕套哟!)
“先来一盒吧”我想回家让妈妈上床试一试!

“再看看别的吧!”大姐先一边用黑色的袋子把东西装起来,一边说道。
“这些都怎么卖啊!”我指着左面的柜台里面的东西问。

“哪一个?”大姐走过去“这个!”我指着一个大大的肉色妇女用的阳具按
摩棒说。

“这个啊,85,实心的,硅胶做的”大姐笑着说,接着她又开始推荐另一
个:“看看这个吧,也是硅胶做的,电动的!”说着她拿出一个跟那个一样的,
不过这个的后面有一根电线,连着一个控制开关。

“多少钱?”我问“190”大姐从柜台下面拿出两节五号电池,放到开关
里面,打开开关,那硕大的阳具按摩棒一边嗡嗡地颤动,一边龟头部分还能忽左
忽右地摇动。

“这两个全要了”我说。
“还要别的吗?”大姐一边给我把东西放到黑色袋子里,一边问。
“不要了,结一下账吧!”我开始掏钱。

大姐用计算器算了一下,“344,你给350吧,再给你加一个男用的延
时油和一个女用增加敏感度的快乐液”
“行!”

于是350元人民币成了人家的利润,我则有了一大包“床上用品”!
“以后用什么东西就过来吧!过几天我们这要进点女式内衣”大姐一边数钱,
一边对我们说“什么样的内衣啊?”妈妈很奇怪为什么这还卖内衣?
“就是夫妻床上用的那种!”大姐把话说明白了。

妈妈脸又开始红了!
出了店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妈妈开始说我:“说好的,买避孕套的,
这一下子买了这么多东西!”
“等上了床,用上了,妈,你就嫌东西少了”我嬉笑道。

“小点声!”妈妈左右看看没有人“你要死啊”妈妈笑了!
“妈,这些东西足够在床上喂饱你的!”我看周围没人,于是在她的脸上深
深地亲了一口。

“要喂还不是你来喂饱妈,死样!”妈妈看天黑了,于是开始挎着我的胳膊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