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天性淫蕩的护士人妻怡静 [1/2]


十月初﹐秋高气爽的深夜时纷﹔秋天的夜晚使人深感凉爽﹔今天又是週休二日放假的时光﹐週日的淩晨一点五十四分﹐我坐在客厅沙发看着电视﹐不时常看着手錶囔嚷地自语着﹕「老婆哇﹗…怎么晚还没回家﹐真不知医院搬迁要忙到什么时候﹖」
我「唉!」一声﹐长歎一口气…

今天下午妻子上班临时打电话告知我说﹐她可能会稍微代班几小时或是可能不须要代班﹐不确定的口吻告诉我。因为老婆大夜同事徐芝莉临时说要先去新医院整理﹐晚些回旧医院换班。而芝莉是我妻子最要好的同事﹐清纯秀气的长相﹐小巧微俏的双脣和娇小的身躯﹐虽然略逊我脱俗亮眼的妻子﹐可是芝莉也算是人人称讚的美人胚子﹐在医院内医护人员就流传着这一句顺口溜【九病房出美女﹐想把妹妹看能力﹐没钱没闲没实力﹐只好回家玩自己﹗】﹔可想而知﹐我亮丽的妻子是何等令人悸动的长相。那芝莉目前正跟院内的精神科刘医师交往﹐那位刘医师长得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像极电视影集及电影里古代书生的模样﹐我常常暱称他叫「小刘」﹐和我也算是深交的朋友﹔有时我们四人常常出外游玩。

至于和小刘如何相识﹖乃是我妻子引见介绍﹐所以我才会顺而相识芝莉。而我名字叫张少阳是一位营养师﹐目前在某间医学大学附设医院上班﹐和妻子是在她专科实习时认识的﹐从那时候我们开始交往﹐最后我俩决定结婚﹐一起生活到现在。其实﹐我曾经叫妻子辞去目前这间区域性的小医院﹐但妻子总是以『在这与人相处融洽』?『大医院忙得不可开交』回绝我的好意﹐其实妻子长得貌美﹐这是令我在众人面前充满自傲﹐但内心显然是不安的意识存在。

至于我妻子李怡静是一位护理师﹐我们结婚已有五年﹐目前未生育抚养任何小孩﹐老婆身高170cm﹐体重58kg 腿长42礡﹐三围尺寸是﹕ 32D﹐ 23﹐34﹐显然身体匀称﹐在理想体重範围内。我老婆的胸部又挺又大﹐屁股又圆又翘﹔依然保持曼妙的身材。最近他们医院要搬迁﹐每天晚上都很晚回来﹐因为每晚都要加班﹐所以这阵子我和老婆不常交欢﹐其实我蛮担忧妻子上班会不会被病患及医师性侵或性骚扰﹐妻子窈窕性感的身材和晶莹艳丽的姿色﹐身为护士一职不时有追求者与爱慕者﹐虽然已对上下同仁及病患申明已婚许久﹐但还是摆脱不了那引诱妻子外遇及请求一夜情的事件发生﹔更别提及偶尔有意或故意﹐法律无法定罪的性骚扰﹐那性侵害呢﹖……我想﹗有谁敢怎么大胆从事犯罪行为。

现在已经是淩晨两点了﹐妻子还没有回来。偶尔妻子会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我想应该是还没有忙完吧﹗看看时间已经快要两点多﹐妻子依旧没有踏进家门﹐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回家﹐令人担忧﹗于是我决定去医院找她。

来到医院已经快淩晨三点钟﹐由于医院分科搬迁﹐目前剩下老婆那个病房擅未迁移﹐也许是搬迁前置作业未完成所致﹐如此老婆才每次加班甚晚。我当然理解做为白衣天使的辛劳﹐所以特定带着宵夜前来﹐我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病房的灯还亮着﹐心想妻子肯定在那﹗

我带着愉悦的心情上楼﹐来到护理站竟一人也没有﹐我心想应该是巡房了吧﹗
我轻轻地四处找寻﹐好奇张望地看各病房房间﹐心想﹕「怎么没有病人呢﹖才两三间有病患﹐人好少喔﹗是不是医院要搬迁病患先行转院﹖」
『先行转院…』这几字在脑海中掠过﹐似乎想起前阵子上班时主任对同事嚷嚷斥责抱怨﹕「那间烂医院搬什么迁呀﹗病人都转进来﹐要我们忙到死哇﹗」此时﹐我终于融会贯通的理解知晓主任在说那档事情。
我静静地漫步到走廊最里头『930房间』的门前﹐从门缝里看﹐妻子果然在里面﹗

里头还有一个躺在床上的男病患和一个照顾他的男孩。妻子低下身正为男病患施打针剂﹐那男病患乍看像是混过黑道的流氓﹐目光不停打量着我老婆怡静浮凸有致的身材。

我内心喊着﹕「哇勒﹗」不禁火冒三丈﹐一阵凉意从心坎撇过﹐心想﹕「那男人身上满是刺青﹐面带恶光绝非善类﹔看他嘴边泛起一丝猥亵的淫笑﹐但愿不要有事发生才好﹗」令我内心喝斥的不止如此﹐那照顾他的小男孩看起来就略显轻浮的不良少年﹐竟大胆拿着镜子在我老婆护士裙底下﹐眼神淫秽的一眨也不眨地朝着镜内反射直瞧﹐老婆竟然都浑然不知依旧低下身施打针剂﹐而那面带恶光的男病患视姦了好半晌﹐目光从纤细的腰与修长匀称的双腿﹐吹弹可破的皮肤﹐顺着看往令人称羡的双峰和深邃的乳沟﹐又坚挺又丰满的胸部﹐那纤细的肌肤白净无暇的玉手﹐而在香臀下那位轻浮不良少年也正在肆无忌惮视姦着﹐丰满的臀部及令男人想触摸的翘臀﹐窈窕曼妙丰满的女性曲线﹐前凸后翘温香绵软的肉体﹔还有散发女人荷尔蒙引诱男人兽慾迷人的体香﹐虽然老婆穿着护士服遮掩幼嫩白皙的肉体﹐但是妻子低下身使护士服撑挺而流露出内衣的轮廓﹐正在挑逗男人遐思淫念。

此时那男人目光直视着我老婆怡静脸庞过了半晌﹐说真的我老婆怡静有着洋娃娃般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捲长的睫毛小巧挺立的鼻子﹐微俏的双脣加上及腰的直长髮﹐剪了个娃娃头的浏海﹐染成淡棕色还有挑染一丝丝的金色﹐如此的姿色连我也会直视半晌。此刻﹐那身上刺青面带恶光的男人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静悄悄地把手移往我老婆的胸前準备对她上下其手。

我老婆怡静此时站起身呼了一口气说﹕「噹噹﹗噹﹗噹﹗终于宣告结束﹗」接着表情略微羞赧说﹕「抱歉﹗耽误你休息时间好久。因为你的血管比较难扎﹐真不好意思﹗很晚了你也该休息﹐晚安喽﹗」
那男人顿时顺手紧抓我老婆的纤细玉手﹐一丝淫笑说﹕「等等…护士小姐﹐我好闷呀﹗陪我聊天。」
怡静支开那只紧抓的手﹐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惊吓说﹕「我还有一堆事要忙﹐没办法﹗龙哥。」

那满身刺青面带恶光的龙哥﹐笑的合不拢嘴回答﹕「妳怎么知道我叫龙哥啊﹗」怡静回身看一眼照顾他的小男孩撇了撇小嘴调侃的笑说﹕「你小弟常这样叫你﹐听习惯就记起来喔﹗」方才﹐肆无忌惮视姦裙底风光的轻浮少年﹐此刻早已收起镜子站在怡静身后﹐一副猥琐的表情两眼一眨也不眨地朝着我老婆前凸后翘的身材。
此刻龙哥目光视线望着我老婆胸前上的名牌继续笑着答腔﹕「原来妳叫李怡静。」

我老婆顺着龙哥目光视线﹐瞧了一下胸前上的名牌淘气调侃的说﹕「哦﹗怎么办﹗漏现了。」
龙哥『呵…呵…』笑笑地带过﹗又再次调侃的语气问说﹕「妳应该还没结婚吧﹗」
妻子脸上浮出幸福与腼腆的笑容说﹕「结婚有一阵子了﹗」接着用顽皮调侃的语气说﹕「医院上上下下﹐包括打扫的?昏迷不醒的?死掉的﹐还有楼下跑来跑去的小狗都知道﹐哈﹗哈﹗只有你不知道。」
龙哥惊愕地上下打量着我美丽的护士老婆…
「看不出来喔﹗小孩呢﹖多大了﹖」
「不敢生﹐经济不景气养不起﹗」
龙哥心中盘算着﹐诡谲的笑容加上那突然变为淫秽眼神说﹕「护士小姐身材怎么好﹗真看不出结婚了。妳家男人可真幸福呀﹗」说完之后﹐龙哥伸手摸着自己下体抓痒淫笑说﹕「你家男人多久干妳一次啊﹖今晚下班有没有空呢﹖」
怡静惊吓『呃﹗』的一声。

这时龙哥对小弟使了个眼色﹐嘴角露出一丝淫笑瞧望那窥视已久﹐意淫幻想身材和韵味十分撩人的怡静。我老婆惊慌地退后几步﹐那不良少年双臂迅即压住我老婆肩头﹐气氛从温和变成充满淫慾﹔那略显轻浮的不良少年咧嘴笑了笑﹐淫靡的表情在怡静耳畔旁说着﹕「护士小姐﹐今晚哪里痒不痒呢?给我老大干一下﹐好不好﹖」
这时让我不想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在我面前出现﹗

只见﹐男孩瞬间抱住了妻子的腰﹐扔到另一张床上﹐兴奋的喊道﹕「龙哥﹐终于可以干这个骚货了﹗」妻子吓的瘫在了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龙哥从床上爬起身﹐淫笑着说﹕「老子我打从住院一开始就想干你了﹗今天是最好的时机。小弟﹐先把她弄到爽再来玩﹗」
「老大﹐我这辈子没玩过护士﹗你爽完可以换我爽吗﹖」

龙哥回以一个得意而猥亵的笑容嚷嚷地说﹕「OK﹗当然可以…可以呀﹗呵呵…」
怡静不断发出哀求拼命的摇头「不要﹗不要这样…」我妻子不断地反抗但无意义的扭动身体只是更引人遐思﹐略显轻浮的男孩把我老婆压在床上顺着她腰臀间的曲线漫漫地向上摸去﹐抚摸到她性感的肩胛骨和白皙的脖颈。
我内心大声怒喝了一声『可恶的贱男人﹗』见到这光景令我既震惊?又愤怒。 妻子怎能和那个男孩干这种事﹖心中顿时泛起一阵愤慨﹐怒火也油然而生﹔于是我推开房门走进﹐不禁火冒三丈怒喝了一声「放开我老婆﹗」
怡静看到我发出哀求急呼﹕「救命啊﹗…老公…救我﹗老… 公…」

龙哥走进我身旁上下打量一遍﹐皱了皱眉心中盘算着说﹕「你是她老公哇﹗」
「是﹐放开她﹗」
「打个商量﹐今晚借我玩个过瘾﹗明天不少一根汗毛还你﹐你说怎样﹖」
我大声喝斥地说﹕「不行﹗她是我老婆…不行借﹗」

龙哥脸色不悦的勉强挤出笑容﹕「那就谈不拢喽﹗」粗旷手臂用力打到我的头部﹐令我昏眩地倒在地上﹐隐隐约约间听到我妻子难过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不要这样﹗不要打我老公…不要…」
我晕厥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就被龙哥準备的绳索绑在他起身的床上﹐嘴中塞着预先準备好的毛巾﹐我心中暗忖﹕「完了﹗他好像策划此事很久了﹐那…怡静…会被…」

想到这我不禁倍觉伤心却充溢着醋酸酸的感觉﹐在这种悲愤的情绪中我竟然产生兴奋的矛盾心理。我目光遥望着妻子被男孩压在床上的场景﹔那男孩似乎知悉我目前的心情﹐用力嗅闻着老婆的体味淫慾看着我说﹕「你老婆身体好香喔﹗呵呵…奶也很大又软﹗」一双手则开始轻柔地爱抚着酥胸﹐搓揉着乳房露出半个白皙丰满的胸部﹐使得我妻子无法遏止的扭动着腰﹐低声啜泣一付手足无措的样子极力抵抗着说﹕ 「ㄚㄚ…不要….ㄚㄚ….放…..开……喔喔. ……ㄚㄚ……放…..开…」龙哥站着端详了一下我老婆充满不安神情﹐以及瞥看那爱抚不断扭动佼好淫蕩诱人的身躯﹐龙哥似乎想起了什么欢愉的事情﹐连忙对小弟兴奋地说﹕「小成﹗」
小成肆意爱抚乳房瞥眼看一下龙哥说﹕「老大什么事﹖是不是想接手啊﹗」
「不是﹗你继续。」

小成得意淫蕩的说﹕「老大﹗有什么事快说﹐别打扰我…呵…呵…我正…在快乐。」
我被绑住目光瞧望到我老婆和男孩﹐上身的白色护士服被剥开露出优美弧度的香肩﹐坚挺突出的酥胸还罩着快滑落的白色胸罩。远远地就听见「哼…不要…哼……喔喔…放….开我…哼…」妻子深吸一口气双眉不断地挑动轻声呼喊。柔亮的长髮飘逸着﹐清丽脸庞的两颊泛着红晕﹐随着略显轻浮的不良少年小成的挑动﹐这种隔靴搔痒的痛苦﹐让搔痒不断在体内形成﹐慢慢侵蚀着老婆的理智﹐依然使力的抗拒陌生男人的爱抚。我心中不停地吶喊﹕「老婆要撑住﹗有机会快逃﹗…别被挑逗出感觉﹐快逃…快逃…」

龙哥一句话惊动了我和我妻子﹐『小成﹐春药你放在哪﹖』
「老大﹐在我口袋里。」

龙哥看怡静一眼淫慾说着﹕「小成抓好她﹐好让我餵美丽的护士小姐吃药﹐嘿嘿嘿﹗等等真不知会发生怎样的事。」
我妻子听到极力摇头拒绝﹐苦苦哀求说﹕「不…不要…饶了我…不要….这样﹗」

我竖起耳朵听到『春药﹗』两字﹐它从我脑海里不止地掠过…﹐剎那间我被那两字重重捶击而惊醒﹐内心不断地思虑﹕「这下不妙了﹗平时在家播放A片春药剧情﹐竟然在我面前真枪实弹的上演﹐而且是我心爱的妻子。呃﹗糟糕﹐老婆妳快逃呀﹗…快逃﹗﹐A片剧情的女主角都逃不过春药发作任人摆布﹐任何女人都逃不过药效必定发情﹔别说妳喽﹗心爱的老婆﹐应该会…任那二个人玩弄﹐不要啊﹗老婆有机会妳快逃…快逃啊…」想到这里﹐其实内心却浮游出另一种我不敢相信的想法﹐我竟然想瞧看老婆吃完春药的表情﹐想要看看妻子发情淫靡的神态﹔想看一下老婆变蕩妇的场景﹐以及老婆变蕩妇会不会把持的住﹖一想到这﹐软趴趴的阴茎渐渐地胀大﹔我怎么会勃起而有欣悦感﹖内心又有醋酸酸的感觉﹐悲泣的情绪充溢矛盾心理。感觉到又另一种愤愤不平的心理显现﹐竟想让老婆给那两个恶棍性交﹐比比看谁的阴茎粗﹖谁的阴茎大﹖看谁做得久﹖看谁技巧强﹖心境呈现种种複杂的思绪﹐而瞥见老婆不停反抗男人的一步步侵佔﹐心灵充斥着疼惜?疼爱及不忍心那两个粗犷男人粗鲁的对待我心爱的妻子。我心里竟然又撇过希望妻子被别人玩﹐希望他们不要太粗暴对待我妻子﹐还有…还有…别射精射在老婆的子宫里。种种複杂的思潮交织着愤恨?难过?悲泣?心疼?心痛?欣喜?兴奋?性冲动及无助与绝望﹐一遍遍侵袭我的心﹗

我奋力想挣脱绑着我在床上的绳索﹐不时颤动我的身躯﹐双手极力挣扎却途劳无功﹔嘴里一心想喝止两个『贱男人』再进一步对我妻子的行径﹐却被充塞口中的毛巾阻止﹐『ㄨ……ㄨ…地』发声﹐一句话也使不上。
龙哥看到我的表情﹐得意的笑﹕「怎样﹖想救老婆哇﹗」此时拿出小成递给他的药盒﹐「沙…沙…」药粒撞击声在我耳际畔传来﹐龙哥伸手拍击我的脸颊淫笑说﹕「你老婆要被我干了﹐你是难过呢﹖还是兴奋呢﹖还是想打我呢﹖」
这时龙哥瞧一下我下体﹐兴奋地大声说﹕「餵﹗怡静﹐妳老公那根老二已经翘高高了。」

怡静此时仔细聆听龙哥所说的口语﹗稍微停滞没有反抗小成持续的抚摸。
小成好奇兴緻勃勃的问﹕「老大﹐是不是真的﹖」
龙哥『嘿嘿﹗』两声对小成点头﹐对我大声喝斥﹕「真他妈的﹐犯贱﹗」随后看着我淫笑说﹕「贱男人﹗你也想妳老婆被我们干吧﹗我就完成你的心愿。」
说完话顿时拿起一颗药丸﹐奋力撑开怡静的下颚塞进嘴里﹗我心中暗付﹕「完了﹗不敢想像的活春宫要上演。」
怡静『呸﹗』一声吐出嘴巴里的春药…

小成愣住﹐手里抓起怡静刚吐出的药丸问龙哥道﹕「龙哥怎么办啊﹗她不吃吐出来呀﹗」
这下﹐龙哥自个从口袋拿起针剂得意的说﹕「没关係﹗不吃就不要再餵她。」接着说﹕「我这里有自己调剂的强力春药﹐针剂式作用效果更快﹗」
此刻﹐小成紧压住怡静﹔龙哥边帮怡静注射边得意洋洋的说道﹕「怡静啊﹗妳知道针筒内是什么成份吗﹖」
「不要…打进去…饶了我…不…不要……不要…别这样…」剎那间﹐怡静呜咽地大叫﹕「好痛…好痛…不…不要…」
龙哥不理会怡静继续说着﹕「&.#.%.﹐它的全名是#%[email protected]$$ Acid *&^$$##(不好意思!!用乱码)」
「怡静﹐妳是护士应该懂得它的作用吧﹗」

龙哥触摸怡静的脸颊严肃的表情说着﹕「忘了告诉妳﹐我以前大学唸的是药理学系﹐因为擅自在学校里调剂管制药品并贩卖﹐所以被捕入狱﹗哈…哈…妳就好好等待药效发作﹐享受慾仙慾死的性爱。」
小成兴高採烈的问住龙哥﹕「老大﹐你真行﹗真看不出你留一手。」
龙哥得意忘形的说着﹕「不懂多一点﹐怎么带你们这一群小弟呀﹗」接着说﹕「小成﹗」
「老大什么事﹖」

龙哥看一下怡静﹐淫慾着说「你可以放开她了﹗她现在已经是我们的玩具﹐顾好门口不要让她逃跑就好。」
小成奋力推开妻子倒卧在床舖﹐似乎长久来的心愿可以一次解脱的大声嚷着﹕「你这女人﹐每次上班都用你的身材挑逗我﹐大奶圆屁股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让我每天想着妳打手枪﹗呵…呵…等一下我看妳怎么发情慾火焚身呀﹗」说完兴緻勃勃地三步併作两步地跑到门口守候着﹗

眼下我真希望这景象不是真实的﹐妻子有气无力地瘫软的在我隔壁床舖低声啜泣﹐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犹如待砍杀的羔羊﹐表情垂丧地呜咽悲泣﹐挣扎过后垂散淩乱的秀髮﹐以及紊乱不堪的床单﹐我不知『#%[email protected]$$ Acid *&^$$##(不好意思!!用乱码)』是什么成份﹐但看着老婆目前战败失意的脸庞﹐我大约知悉一二。我问着自己﹐如果我没来医院找寻妻子﹐情况到底会发生吗﹖如果不来…老婆一样被贪婪的贱人迷姦﹐我大概是蒙混在骨底﹐醋劲应该不会像现在如此强烈﹔况且老婆被蹂躏完回家岂敢大肆倾诉﹐之后与妻子鱼水之欢我怎知是别的男人糟塌过的﹐怎知是别的男人猛猛地抽插着两片阴脣﹐怎知妻子曾经淫乱的被玩弄﹐真希望这景象不是真的﹗
龙哥这时走近怡静身边﹐一手搭在我妻子纤细的腰臀上说﹕「小美人﹐感觉到了吗﹖」怡静奋力推开﹐眼眸狠狠地瞪住龙哥大声叫骂说﹕「混蛋走开﹐离我远一点﹗」
「别动怒﹗这样会加速药物作用时间﹐呵…呵…」龙哥笑笑地说完离开走来我这。
龙哥猥琐地对我淫笑说﹕「你死心吧﹗你在床上好好瞧瞧这场好戏。」

得意洋洋地淫笑的合不拢嘴说﹕「今天你的女人是我们的﹗我帮你处理性饥渴的老婆﹐应该感谢我才是啊﹗哈…哈…。」
「好好欣赏你老婆渐渐转变蕩妇的脸孔哦﹗也差不多春药要发作了﹐不吵你看戏啰﹗我去陪你老婆喽﹗」
龙哥渐渐地走进怡静面前﹐轻声淫淫地说着﹕「小美人﹐想不想做爱呀﹗」
我远远地看着妻子﹐感觉她内心的理性和慾火不断地交战﹐想抵抗但无意义的扭动身体只是更引人遐思﹐此时下体却已经开始不安的耸动着﹐似乎体内有一种莫名的躁热蠢动着。恍惚的表情樱脣泛起轻轻地微笑﹐嗲嗲说了一句「我……好热…」
眼睛微咪听到龙哥叫她﹐双眼稍稍地微张﹐整个人一副神智不清的呆滞﹐有些恍惚迷幻的微笑着说﹕「唔…唔…才没…有…想…做爱啦﹗」似乎身体越来越烫﹐整个人好像燃烧似的﹐头脑也迷迷糊糊的﹐提手时也像轻飘飘的没有甚么力气.﹐身体渐渐地开始起了生理反应﹐两颊泛着红晕渐进地满脸潮红﹐不自觉的喘息加重而发出阵阵「喔…喔…」地呻吟﹔因药效持续作用感觉全身软软的热热的痒痒的﹐全身到处开始敏感不管谁触摸身体都会感到舒坦。

看着妻子一付魂不守舍的样子﹐下半身那穿着透明丝袜修长匀称的双腿﹐不停地磨蹭彷彿想要止住药物发作的搔痒﹐无法遏止的扭动着腰﹐全身像是着火般的躁热又有莫名的酥痒感从体内窜出﹐扭动着身体来减轻这种感觉﹐白嫩嫩穿着丝袜修长匀称的双腿马上曝露出来﹐不由自主地伸出微颤的手从粉嫩的两腿间往上触摸﹔顺着修长匀称双腿缓缓的往上﹐隐约曝露出隔着透明丝袜的白色内裤﹐无法克制受药物控制淫靡的慾念﹐表情展现春情荡漾﹐右手不自主地抚摸丝织的白色内裤外面﹐而不断地磨蹭自己私处﹐而诱人的双脣发出娇媚的呻吟。

药物持续地发作﹐缓慢地往春药最高颠峰作用去释放药效﹐才刚开始发作就这般的景象﹐可以想像接下来场面应该是酒池肉林﹐我目光看着妻子磨蹭私处还是觉得空虚﹐双腿不停的磨蹭身体不断扭动她佼好的身躯。随着药效一直作用﹐妻子精神开始错乱的似乎快受不了渴望地找寻止痒物品﹗淫蕩的眼神四处找寻只要能满足私处无止境搔痒的任何物品。此时﹐看到妻子性饥渴的脸庞跨坐在床沿边﹐掀起护士裙扭动着雪白俏臀﹐隔着透明丝袜及丝织白色内裤里的私处﹐阴脣紧贴在床沿来回持续地磨蹭﹐嘴巴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床舖上﹐并发出舒坦的呻吟『ㄚㄚ……喔喔.…ㄚㄚ……喔喔….ㄚㄚ…』﹐一双手则开始轻柔地爱抚着酥胸﹐搓揉她的乳房开始肆意爱抚﹔彷彿感受到妻子欲仙欲死很妩媚的表情﹐似乎很享受期中。

小成不知何时从门口跑到龙哥身边﹐和龙哥站着远处端详我妻子淫蕩行为好一阵子﹐龙哥淫秽笑说﹕「小成﹐摄影机準备好了吗﹖」
「打从她进来就放在床头柜再拍了﹗」
「嘿嘿﹗好样的。」

龙哥走近怡静面前淫淫的浅笑说﹕「小美人﹐要我帮忙吗﹖」
怡静神情娇媚地急促的呼吸声「啊啊~~喔~」叫着。尚存少许的意识及残余的理智﹐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喔~啊啊~你…走开~喔~不…要看」

「是妳叫我走开的喽﹗妳最好待会不要来求我﹐但是妳不能阻止我看吧﹗」接着淫威的口吻说着﹕「小美人﹐妳这辈子难得踫到一次两根老二侍候妳吧﹗还是陌生人的喔﹗呵~呵~」
妻子恍惚的癡态倾听龙哥所说的﹐娇滴滴地呼吸急促的软弱摇着头﹐娇艳肯求的眼神﹐其实内心是嚮往男人能够狠狠的抽插﹐哪怕是在体内射精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