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7/8]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7/8]


  (七)温柔风暴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老婆和豔梅都还在睡,昨夜她们太疲乏了。我看着两个
人的睡相,甜甜的,美美的,想起昨夜的疯狂,不禁一笑:如果只看外表,是永
远不会猜到有些女人在床上是什么样子。太阳透过窗纱照进来,豔梅慢慢地睁开
眼睛,坐起来。见我正在看她,脸一下子红透了,低下头,长长的秀髮遮住脸,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忽然她擡起头来,满脸是羞涩的笑,猛地推我一把,险些把
我推下床。她说:「阿华,想不到你这么坏。」

  我也笑了,说:「嫂子,既然什么都发生了,就不要想太多了,而且,我们
不是都很快乐吗?」

  豔梅仰起头,长出一口气,想了一会儿,说:「好吧,不过千万要保密,否
则我们都无法做人了。」

  我笑着凑到她跟前,搂住她,一手去摸她的丰胸,软软的,手感好极了。她
一把推开我的手,说:「还没够啊?让小燕看到不扒了你的皮。」

  我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老婆,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她不也是你的老婆了
吗?还怕她?」

  豔梅更不好意思了,又来推我:「死阿华,你要死了?」

  我攥住她的手,又搂过她,说:「再说,我现在也是你的老公了呀。」说完,
把她按倒,翻身趴上,吻住她的嘴,她只晃了两下头,便不再挣扎,并主动把舌
头伸进我嘴里. 我用手摸向她的下麵,竟湿了。

  吻了好一会儿,我说:「嫂子,和你做爱好舒服。」

  豔梅喘着气,轻柔地说:「那还不进来?」

  我说:「你想我进来吗?」

  她不答,只是掐了我一下。我继续逗她:「豔梅,你要我…干什么?」手还
在她的阴门处抚摸着。

  她轻吟了几声后,红着脸说:「你再不进来,我就…」说着竟在被窝里把手
伸向我老婆的下麵. 我把被全部掀开,见她的手已经插进我老婆的大腿根处,几
根指头一按一按地动起来。

  我老婆被弄醒了。侧头看见我正趴在豔梅的身上,而豔梅的手就在她的裆间
抚弄,便侧过身,笑着说:「一大早就来精神了?背着我干坏事!」

  豔梅说:「是阿华太坏,他一醒就要。」

  我老婆说:「我老公那样,你就这样?」说完按住豔梅正在自己裆间的手。

  我以为她会把豔梅的手拿开,谁知她竟帮着豔梅一起抚弄起自己的阴部来,
并很快发出畅快的呻吟。

  见此情景,我对豔梅说:「现在你弄起我的老婆来了,我可要弄你了?」

  豔梅闭着眼,轻声说:「来呀。」

  我边用肉棒摩擦着她的阴蒂,边说:「你要不求我,我就不来。」

  豔梅果然挺不住了,气息越来越急促,摸我老婆的手动的也越来越快,终于,
她说:「好阿华,来嘛,插进来,操我~~」

  我又问了一句:「你叫我什么?」

  」阿华,不…老公,我的好老公,快…快进来,操我,操你的老婆。」

  我一插而入。我老婆被豔梅摸得淫叫不止,见我们做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叫着:「老公,你只管豔梅姐,不管我了吗?」

  豔梅伸出手,一把把她搂过来,说:「妹妹,不,我的…老婆,来,让…老
公管你。」然后,侧过头,和我老婆热吻起来。我老婆经过昨夜的历练,已经欣
然接受了这种方式,很投入地与豔梅缠在一起。

  我们在清晨的阳光中又一次投入了欲河,与昨夜的感受不同,这一次我们彻
底把心中的禁忌放开了。我们全身心投入,我们恣意渲泄着心底的欲望。我看着
自己的肉棒在豔梅的洞穴里进进出出,看着我老婆坐在豔梅的脸上,让她的舌尖
进入自己体内,体验着另一种性爱的刺激,我感觉自己正被巨大的欢愉吞噬着。

  当我们交换了体位,我从后面插我老婆,而她用舌头为豔梅服务时,我们都
已经接近高潮。忽然,我老婆从豔梅的胯间擡起头来,娇喘着说:「豔梅姐,我
们三个…只顾这样快乐,宋明哥…好可怜,让他…也加入我们吧,我…我好想他。

  」

  豔梅一边淫叫,一边说:「好啊,你…是不是…想…让我的老公…操你呀?

  好…好…我就让宋明…也来…和我们一起…一起操。」

  我听了,兴奋地说:「老婆,放心吧,你很快就可以…让你的宋明哥…操了
~~」然后,一泄如注。

  一阵喘息过后,我对豔梅说:「嫂子,就让宋明也来吧,我们四个一起做,
要不然,也有点对不起他。」

  豔梅想了想,说:「好吧,交给我。」

  临走时又说:「有消息后,我会给你们打电话。」

  一天。

  两天。

  终于在第三天晚上,豔梅打过电话来,只说了一句:「今晚我和宋明到你家。

  」

  便挂了。我从她的语气中什么也没有听出来。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和宋明说,
也不知道如果说了,宋明是什么态度。

  老婆看着我,眼神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渴望。我对她说:「他们今晚来,不
过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等等吧。」

  我俩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可我知道,我和她都没有看清电视在播什么,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她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也不会知道,因为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仿佛过了很久,敲门声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和老婆同时跳
起来,走向房门,我轻轻地拉开门,宋明和豔梅双双站在门外,满脸含笑。

  我放下心来,可一时却不知说些什么好,只是笑着,连声说:「请进,请进
. 」

  宋明先进屋来,我用眼神向豔梅询问,豔梅没说话,沖我做了一个OK的手
势,我算彻底放心了。老婆显得很局促,低着头不敢看谁,也不敢说话,倒是豔
梅进屋后一把抱住她,笑着打趣道:「怎么了?好妹妹,变大闺女啦?」

  老婆轻捶了她一下,说声」讨厌」,便还是低头轻笑,那脸色红得着实可爱。

  四人落座。宋明和豔梅坐在长沙发上,我和老婆分别坐在两侧的小沙发上,
一时谁都不知说什么好,沈默了一会儿,我见有些尴尬,就对老婆说:「老婆,
去倒些饮料来。」老婆起身去了。

  我们三个人又沈默了几秒钟,宋明先开口了,那语气好像是经过了一翻深思
熟虑:「阿华,豔梅把一切都和我说了,说实话,我听了很震惊,我想不到你们
会发生那种事,而且…而且那么疯狂!」

  他看了看豔梅,别有深意地笑了笑,又继续说:「豔梅的那个…爱好,我很
早就知道,只是想不到她会和小燕…发生,而且,被你看到。说心里话,我们都
男人,那事情就是被我见到了,我也…呵呵…!」

  豔梅挽过宋明的胳膊,红着脸嗔道:「你们男人啊,都那么色。」

  宋明也伸手揽过豔梅的腰,对我说:「说真的,我很爱豔梅,只要她快乐,
我什么都肯做。」说完,亲了一下豔梅的脸蛋儿。豔梅颇受感动,倾倒在宋明的
怀里,嘴里叫一声:「老公…!」眼泪好像要下来的样子。

  我也深受感动,我说:「这一点上,我们是一样的。」

  宋明放开豔梅说:「我想过了,出于对你们夫妻的了解,我相信不会有什么
不好的后果。而且…而且既能快乐,又不会影响家庭,何乐不为呢?」

  听宋明这么说,我完全放鬆了,长一口气,挺直了腰,说:「既然这样,我
们也不必不好意思,就放开了吧。」

  豔梅也说:「对嘛,已经走到这儿了,就轻轻鬆松地走下去。」

  话虽这样说,毕竟还有些不好意思。我走到墙边把落地灯一个壁灯打开,拉
好窗帘,又把大灯关掉,室内的光线一下子就朦胧而暧昧起来。我想,这样有助
于我们放鬆。这时. 老婆端着几杯饮料进来,问道:「这是干什么?为什么关灯?

  」

  我和宋明、豔梅相视一笑。老婆立刻明白过来,羞得低下头,把饮料轻轻地
放到茶几上。我说:「宋明,你知道吗?我老婆很喜欢你呢。」

  宋明有些腼腆笑了,说:「不会吧。」

  我说:「你不信?她在床上有时还喊你的名字。」

  老婆显然受不了我揭她的老底,快要无地自容了,娇羞地说:「老公,你说
什么呀?」

  豔梅也笑着说:「是啊,我作证,我亲耳听到的。」

  我老婆更窘了,说:「我不干,你们合伙欺负我。」说完,起身就要往卧室
走。

  我忙过去拦住她,并趁势把她拉到宋明的旁边,按着坐下,说:「老婆,你
就别不好意思了,坐这儿。」沙发上坐三个人有点挤,宋明忙向这边动了动,我
老婆只顾低头害羞,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可她穿着纱裙的大腿已经和宋明的
腿挨得很紧了。

  豔梅笑着对我老婆说:「好妹妹,放开些吧,今天我们就是要开心的,你床
上的劲头儿哪儿去了?」说完,站起身,走到我老婆那边,挤着坐下,这样,我
老婆就被宋明夫妻夹在了中间.

  豔梅侧过身,直接伸手去摸我老婆的乳房,边摸边说:「其实,我就喜欢小
燕妹妹的温柔,招人疼。」我老婆想挡住她的手,被她按下去,又继续抚摸。我
老婆只好不动了,任她所为。

  我说:「要不你俩先秀一个,让我和宋明欣赏欣赏. 」

  豔梅说:「好啊。」就去吻我老婆的嘴,我老婆躲了几躲,没躲过,就乾脆
闭上眼,接受了。豔梅的手又摸上我老婆的大腿,并一直向上,从裙角伸进去,
摸到了关键地方,开始抠弄。只一会儿,我老婆就发出了浅浅的呻吟。

  我和宋明一直看着,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开始充血了,我瞄了一眼宋明的下麵,
也已经隆起好高。我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也一起来。宋明看了看我,犹豫一下,
终于把右手伸向我老婆的胸前。我老婆的嘴、胸,还有阴部都被佔领了,很快就
扭动起来。豔梅停止动作,把我老婆的裙子、乳罩、内裤一股脑儿脱下来,我老
婆就这样赤条条地被他们两个夹在中间. 宋明也不再犹豫,显然是被老婆的身材
和皮肤吸引了,他含着我老婆的乳头,一只手摸着下麵,越来越忙了。

  豔梅脸红红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动作,说:「怎么样?小燕妹妹是不是很诱人
啊?」宋明此时已经失去了平日里的谦谦风度,只顾舔着我老婆的双乳,嘴里含
糊地」嗯嗯」两声。

  豔梅又对我老婆说:「妹妹,感觉好吗?」

  我老婆正享受得高兴. 呻吟着说:「豔梅姐,是…是宋明哥…在…在弄我吗?

  」

  豔梅笑了,对我说:「你瞧,她还不相信呢?」

  我说:「老婆,你睁眼看看就知道了。」

  老婆慢慢睁开眼,看到了伏在她胸前的宋明的头,长嘘一声,又闭上眼,双
手抱住宋明的头,喃喃地说:「宋明…啊…!」

  我也闲不住了,我站在沙发的后面,向前伸手握住豔梅的双乳,豔梅侧过头,
我们吻在了一起。我说:「嫂子,你也脱了吧。」

  豔梅点点头,起身脱光了衣服,一副同样诱人的肉体呈现出来。我走到少发
前面,豔梅过来解我的腰带。我忽发奇想,双手按住她的肩。她很快明白了我的
意思,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忙乱的宋明,就跪下来,把我裤子褪掉,隔着内裤吻我
的肉棒,还说:「这么快就硬了?」我一把脱下内裤,豔梅很自然地含住我。

  这时,我发现宋明已停止了动作,正愣愣地看着我们。我被豔梅含得舒服极
了,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宋明忽然笑了,说:「你们还真不客气。」

  又看了看满面猩红的我的老婆,问道:「小燕,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老婆半睁着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宋明,低下头轻声说:「嗯。」

  宋明又问:「想和我做?」

  我老婆不胜羞意,一把抱住宋明,柔声说:「明,别问了…!」

  我笑着说:「不仅想和你做,还希望成为你的小老婆呢。」

  宋明一副惊喜的样子,站起来说:「真的吗?你为什么不早说?其实,每天
在单位看到你,我…我也想啊。」

  我老婆抱住宋明的屁股,把脸贴到他的裆部,羞声说:「那我们…我们…」

  便再也不知说什么,只把嘴对着宋明的鼓鼓的地方,温柔地磨擦。

  此时,豔梅已经站起来,说:「今天你们做个事实夫妻吧,老公,我可要让
阿华…干我了?」

  然后伏下身,把手支在沙发上,对我说:「阿华,来吧,插进来。」

  我听了,毫不客气地从她的后面狠狠地插进去,那种温热的感觉使我情不自
禁地说了一句:「宋明,我要…操你老婆了。」

  宋明见了,也不再客气,麻利地脱光自己的衣服,站在我老婆面前说:「小
燕,天天想,今天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我也想叫你一声」老婆」。」

  我老婆已全身酥软,有气无力地说:「不,豔梅姐才是你的老婆,我…我是
…你的…小老婆,我喜欢让你…操。」

  说完,搂过宋明的屁股,抓住那根肉棒,一口吃在嘴里. 宋明仰头长出一口
气,喃喃地说:「哦…小燕,我的老婆,我的…小老婆。」

  看老婆淫兴大发,我一边干着豔梅,一边说:「她是我的老婆,也是你的老
婆,还是豔梅的老婆呢,老婆,你的老公还真多呀。」

  老婆一边吃着宋明的鸡巴,一边含糊地说:「啊…我是…你们大家的…老婆,
可我现在…最喜欢…我的宋明老公。」

  豔梅哼哼叽叽地说:「小燕妹妹,你就那么喜欢…我老公的鸡巴吗?」

  我老婆轻声说:「好…好喜欢啊…!」

  我说:「那就求他呀,求他…操你,你不是盼望很久了吗?」

  我老婆仿佛中了符咒一般,听了我的话,果真擡起头,看着宋明,有些怯怯
地说:「宋明,我的老公,求你…操我吧。」

  此时的宋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竟坏坏地一笑,退后一步说:「就这么求吗?

  」

  我老婆明白是什么意思,无比害羞,又含着嗔怪地说:「想不到,你…也这
么坏,难道让我…当着老公的面…跪…跪下来…求你…操我吗?」

  我兴奋地说:「好啊,那样才更浪啊。」

  豔梅也说:「我的好妹妹,你没看出来吗?我们女人越淫贱,男人…就越喜
欢,今天,我们就…淫贱一次吧。啊…阿华…你也是我的老公啊…豔梅就做你的

  听话的老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老婆听了,也不再害羞,慢慢地从沙发上滑下来,竟真的跪在了宋明的面
前,低下头说:「明,我的好老公,求你…操…你的小老婆吧。」

  见此情景,我有一种空前的冲动,心中暗想:是不是女人在某些时候,会有
一种受虐的倾向?宋明终于按耐不住,沖上去,抱起我的老婆,扔在沙发上,分
开两腿,对準阴门,用力插下,我老婆长长地」啊」了一声。

  我想,如果我是宋明,可能早就忍不住了,面对一个如此美丽的同事,平时
看见她就会有那种想法,如今竟跪在地上求你操她,如果是你,你忍得住吗?我
老婆死死地抱住宋明的腰,大声呻吟着:「啊…哦…宋明…终于…被你…操了,
用力呀…好喜欢你的鸡巴…在我身体里的…感觉,操啊…操死我…操死你的小老
婆!」

  此时,豔梅也被我操得七荤八素,见我老婆在那里叫,就挪过去,把头埋进
他两人的交合处,伸出舌头,舔向那里. 我和宋明一齐努力着,我对宋明说:「
怎么样?干我老婆舒服吗?」

  宋明喘着粗气,说:「舒服…真舒服,我老婆…也不错吧?」

  我说:「是啊,从今以后,我们…就共用老婆。」

  宋明忽然急促地叫起来:「我…我不行了…啊…啊…出…出来了!」只见他
用力拱了几下,动作逐渐慢下来,我知道,此时他正把一股股精液注入我老婆的
体内。

  我老婆也感觉到了,大叫起来:「射吧,宋明,我的老公,我要…我要你的
精液,都…射进来吧。啊…哦…哦…!」我听得出来,她也泄了。

  立刻,我也忍不住,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袭遍全身,下体一热,说了一声:」
我也来了,豔梅,我的…老婆,接着吧。」

  豔梅也大叫道:「来吧,我的阿华老公,操死我吧…射死我吧…啊…哦…来
了…来了…!」

  我们同时倾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