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4/8]

放蕩又快乐的老婆 [4/8]


  (四)小巷怡情

  果然不出我所料,小鲁自从那天在KTV对我老婆弄了一番后,再见到我时
总是怯怯的。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该怎样还怎样,慢慢的,小鲁也恢复了常态
.

  倒是宋明自从醉在我家的那一晚后,似乎和我们走近了一些,偶尔会在下班
后顺路送我老婆回家,不过当我们再留他吃晚饭时,他说什么也不干了,说上次
醉酒太丢人了,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也只好作罢.

  我问过老婆,是不是很希望宋明留下来。她说有点希望,但更多的是害怕,
怕不小心弄出什么事来。有一次我逗她说,乾脆和宋明挑明算了,作他的情人也
不错. 老婆愣愣地看着我说,那可不行,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太大了,万一局面不
可收拾,后悔都来不及。我觉得老婆的话没错,同时也很感动,毕竟,她十分珍
惜我们现在的生活,也珍惜我这个老公。

  有一天,老婆下班回来跟我说,宋明两口子要请我们去他家吃饭,我很奇怪
地问为什么,老婆说宋明一直对那天的事感到抱歉,同时也觉得我们夫妻人品不
错,热情实在,他多次和自己妻子提起我们,并想在家请我们吃顿饭,算是道歉。

  我说,他也太客气了。不过我们还是要去的,拒绝的话会显得失礼. 再说我
从老婆看似冷静的目光中也感到了一种隐隐的期待。当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的
时候,我笑着问她:「你是不是很想去宋明家呀?」

  老婆捶了我一下:「说什么呢!」

  我说:「别瞒了,我看得出来。」

  老婆忽然笑了,说:「你吃醋了?」

  我说:「哪能呢?我连那种事都让你和他做过了,而且你还叫过他老公,我
还能吃醋吗?」

  老婆拚命地双手拍打我,羞得不知说什么好,乾脆撒起娇来。週末下午我们
去了宋明家。夫妻俩热情极了,我们在一起聊天、吃水果,最后四个人一起动手
做晚饭,然后就是愉快的晚餐,整个过程和谐自然。宋明的老婆叫豔梅,我是第
一次见,身材丰满匀称,性格开朗,由于我老婆比较文静,在她面前就像一个小
妹妹,她也很有大姐姐的样子,不时地拉着我老婆的手,夸她懂事、漂亮。而我
老婆在他们面前也充分表现出她的知书达礼,玲珑乖巧,一口一个」梅姐」,只
是偶而有意无意地和宋明的目光相触,忙掉头避开,有几次我看见老婆的目光扫
过宋明的下身,我能猜得出她在想什么.

  朋友们也许会想今天的聚会一定有什么事发生吧?其实没有,什么也没有发
生。不过不要失望,听我慢慢说. 大约晚上九点多钟吧,我和老婆起身告辞,宋
明夫妻热情地送出楼门口,并嘱咐我们常来往。我们自然也希望他们有机会能来
我家做客,他们答应了。离开宋明家后,我们準备打的回家。谁知附近公路车很
少,我们走出很远了,还没有打到车。于是我就和老婆建议,乾脆走回家,也就
半个小时的路,权当晚饭后的散步了。老婆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我们边走边聊,我说宋明夫妻俩真不错,待人热情,尤其宋明的老婆,
大方有礼,给人一种亲切感。谁知老婆听了我的话,立刻回敬道:「是不是相中
人家了?」

  我笑着说:「相中了又能怎样?那是人家的老婆。」

  老婆说:「我不也是你的老婆吗?不也和宋明和小鲁……」然后就说不下去
了。

  我追问:「怎样了?」

  老婆紧紧贴到我身上,撒娇地说:「我不说了,你好坏!」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的,小声的问她:「刚才你是不是向宋明的下麵看了好几
次?」

  老婆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说完才知走了嘴,忙低下头,把我的左臂
抱得紧紧的。

  我笑了,说:「其实每次看到宋明的时候,我眼前都会出现那天晚上的情景,」

  我凑近她的耳朵,」尤其是你含着他的鸡巴,边让我干,边喊他老公,简直
浪透了。」

  」哎呀~~别说了,我…我…」竟再也说不出来。我感觉她环抱着胳膊的双
手变得酸软无力。我看看四周无人,就从后面把手伸进她的裙内,隔着内裤摸了
一把,叫了一声:「天哪!湿透了!」老婆连忙摆脱开我的手,紧张地四下看了
看,又狠狠地掐了我一下:「你要死啦!」

  我嘿嘿笑着,猛地有了一个想法。我环顾一下四周,见这里是一个小巷,虽
是小巷,路两边也种了很多草树之类的,有的树很高有密,足可以藏身。我对老
婆耳语道:「我们到那个树后乐一乐怎么样?」

  老婆明白我的意思,有些兴奋地点点头. 我们穿过路边一溜矮树,来到一棵
大树后。我迫不急待地从后面掀起老婆的裙子,把她的内裤扒到膝下,老婆自觉
地弯下腰来,手撑树干,等待我的进入。我利索地脱下裤子,露出早已昂扬的肉
棒,摸了摸老婆湿湿的阴部,猛地插进去,老婆」啊~~」地一声。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室外做,倍感新鲜,晚见吹在下身凉凉的,月光昏暗,竟
有一种野合的快感。我一边动作,一边逗老婆:「老婆,我知道你一定在想,要
是现在宋明能这样干你,该有多好,对不对?」

  老婆也是兴致已起,轻声说:「是啊,真希望现在干我的是宋明。」

  我说:「刚才在他家时有没有想啊?」

  老婆说:「有啊,有几次我偷看了他下麵,好想…好想他的鸡巴,想的人家
都…都流水了。」

  我问:「那你为啥不让他干你呢?」

  老婆说:「废话,你在那里,他…他老婆也在,我怎么…让他干啊?」

  我说:「我倒不介意,就怕他老婆不愿意,下次找个藉口把他老婆支走就行
了。」

  老婆说:「要不你干他老婆吧,让宋明干…你的老婆,不就…行了?」

  老婆的话让我更加刺激,想想宋明老婆那丰满性感的身材,那乳、那臀、那
露在裙外的白白的腿,啊!要是真能干到她就好了。于是我说:「那以后我就和
宋明商量一下,我们换老婆操。」

  老婆娇喘连连:「好啊…我也想看看…你操梅姐的…样子,我一边…让宋明
操,一边…看你操梅姐,啊…好…爽啊…」

  我兴奋地说:「那以后我就和宋明共用老婆了,梅姐是我们的大老婆,你是
小老婆,我们…想操谁就操谁. 」

  老婆也忘乎所以地说:「啊…我好想…好想做宋明的…小老婆,侍奉…他,
也侍奉梅姐,多…多好啊!」

  我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忽然听到不远处的路上传来脚步声,忙停下动作。老
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那里忘情地呻吟。我小声说:「先别出声,那里有
人。」老婆也忙静下来,我俩屏住呼吸,倾听动静. 脚步声越来越近,到我们跟
前时,突然停下来,接着我们又听见旁边的矮树响,我知道我们被发现了,一时
不知如何是好,动也不敢动。

  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出现在我们面前,看样子是个高中生,穿一身运动短装,
见到我和老婆的样子,立刻顿住了。我想他是从来没看过这种场面的,有点吓到
了。由于分心,我的肉棒已软下来,滑出了老婆的身体,而老婆也呆呆地保持原
来的姿势,也是吓到了。就这样静止了有一分钟吧,我首先回过神来,而且立刻
有了一个主意。我对那个呆呆的男孩邪邪地一笑,装出一副流氓的样子,说:「
小兄弟,让你看到这种事,也是缘份,要不要一起来?」

  那男孩还是没有醒过味来,一动不动,老婆却听懂了,直起身,回过头来,
惊讶地看着我说:「你…」

  我装腔作势地对她说:「没关係,我付双份钱. 」说完沖她挤挤眼睛。老婆
一下明白了我的意思,也因为刚才正值高潮将至,无端被扰,下面痒痒的难受,
便不再说话,回头去看那男孩。男孩长的蛮英俊,嘴上有一层绒绒的鬍鬚,个子
高高的,洋溢着少男特有的活力,我还注意到他的运动短裤下面已经鼓鼓的了。

  由于老婆已经直起腰,裙子盖住了下半身,可内裤忘了提,还在膝下挂着。

  我掀起老婆的裙子,让她的下半身裸露出来,又对那男孩说:「看看,不错
的货色,来玩吧,包在大哥身上。」

  男孩终于回过神来,有点害怕,连连摇头. 见他不敢,我把手伸向老婆的阴
部揉搓着,老婆立刻扭动起来,我问老婆:「小姐,想不想和小弟弟玩玩?」

  老婆被我揉的兴起,又知道一个男孩不会有什么危险,便舔了舔嘴唇,淫蕩
地说:「想啊,小弟弟,来嘛,和姐姐玩玩儿。」那样子真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我
老婆,简直像极了妓女。

  男孩看样子已经受不了了,向我们挪了挪。我又说:「来吧,这个女人很骚
的,不干白不干。」说完,我的肉棒已重新擡头,为了示範,我把老婆的上身压
了下去,下身一挺,又插进了老婆的小穴里,抽动起来。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做爱,
老婆很快就兴奋了,一边小声喘着,一边看向那男孩,满脸放浪的表情。我招呼
男孩过来,看样子他已下定决心了,几步就走过来。我让他站到我老婆面前,而
此时我老婆也不用我说,她弯腰的姿势正好让男孩的下身在自己面前,她隔着短
裤摸向男孩的肉棒,惊叫了一声」好大呀」,便很快地脱下男孩的运动短裤,又
把内裤拉下来,那男孩的肉棒一下子弹出来,硬硬地翘起,竟一点也不比我的小。

  老婆一口含在嘴里,双手从后面抱住男孩的屁股,兀自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男孩一定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快感,擡起头,双眉紧皱,双手抱着我老婆的
头,下身一挺一挺地干着我老婆的嘴。吸取了上次小鲁的经验,我知道用不了几
下,男孩就会一泄如注。今天机会难得,我很想让老婆尝尝被别人肉棒插入的滋
味,而这个男孩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于是我招呼男孩过来:「来,兄弟,让你插
插后面。」

  男孩马上回应,从我老婆嘴里抽出来,站到我的位置上,扶住我老婆的屁股,
顶了几下,却不得其门而入。老婆等不及了,从后面抓住男孩的鸡巴,对準自己
阴门口,向后一挺,男孩顺势一插,终于进去了,两个人同时」啊」了一声。我
来到老婆前面,把鸡巴放在老婆嘴边,老婆心领神会地含住,这时那男孩已抽动
起来,很猛烈,老婆擡起头,大叫起来:「啊…鸡巴…鸡巴…这是…别人的鸡巴,
感觉好爽啊…小弟弟…操吧,…操姐姐的逼!」

  那男孩动作更猛烈了,不时发出」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我也快速地用手套
弄着鸡巴。老婆边喘边说:「啊…老公啊,我被一个…小孩子…操了,可是,我

  好喜欢他,他的鸡巴…好硬,操得我…好舒服!其实…谁操我…我都愿意,
让天下的男人…老的…小的…都来操我吧,我是个…妓女啊~~」

  男孩已被刺激到了顶峰,几下狠插之后,顿了一顿,又艰难地插了几下,正
是在射出他年青的精液。老婆也到了高潮:「射吧…操吧…我来了,啊~~操呀
…。操呀~~」声音渐小,最后只剩下娇喘了。这样的场面也让我兴奋到极点,
在自己的套弄下,浓浓的精液喷薄而出,直射到老婆的脸上,我又趁势把正在发
射的鸡巴插入老婆微张的嘴中,剩余的液体全部灌入里面。老婆疲惫地靠到我的
身上,头髮散乱着,脸上和嘴角满是精液,那样子别提多淫蕩了。我帮她提上内
裤,那男孩也已收拾好,对我说:「大哥,我要回家了。」说完,匆匆走掉了,
临走时还顺势摸了一下我老婆的臀部。老婆看看我,我们同时笑了。

  我们相互依偎着,继续往回走。老婆因刚才太兴奋了,满脸红晕地对我说:」
老公,我今天真的被别人干了,你不会…?」

  我笑着说:「老婆,你不用总担心这个,我说过,只要快乐就好。」

  老婆激动地亲我了一下。

  我问:「怎么样?和别人干感觉好吗?」

  老婆说:「说真的,感觉妙极了,那种舒服直入肺腑,啊~~像是要飞起来。

  」

  我说:「老婆,这才是你的真本性,够浪,够骚. 」

  老婆调皮地噘起嘴:「你不是也喜欢我这样吗?」

  我笑着搂过她,说:「当然。」

  老婆忽然站住,对我说:「老公,那男孩的那些东西流下来了。」

  我这才想起什么,说:「你今天是安全期吧?」

  老婆说:「放心了,这一点我还想得到。」

  我说:「那就好,以后我会让你品尝更多的男人,喜欢吗?」

  老婆低头笑了,没有说话,我知道她会喜欢的。夜风徐徐吹来,似乎有了一
丝凉意,我搂紧了老婆,她娇美的身躯在经过一场痛快的奋战后显得无比柔弱,
而作为一个成熟女人的风情却更浓了。我从心底里说了一句:「老婆,我爱你。」

  过了几条街道后,朦胧的月光下,家就在前面了。